.
中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系统逼我做皇帝

第379章:替左都御史默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明冲赶去李明德的府中,见到了他,只是让李明冲没想到的是,楚王妃李秀儿也在。而且李明德的神色极其不对劲。

    “秀儿,你先下去吧!”李明德谴走了李秀儿。

    李秀儿告退后,李明冲问道:“大哥,怎么回事?”

    李明德脸色阴沉,道:“楚王要以无子、善妒等理由休了秀儿,二弟应该听说了吧。”

    “我有所耳闻,只不过楚王还得用到咱们李氏,所以不太可能走此一步吧。”李明冲道。

    谁知,李明德冷笑一声,道:“如今,不是楚王愿不愿意,是楚王侧妃杜雪琴狠毒!她为了挤走秀儿,会不惜一切代价!刚刚秀儿告诉我一件事,一件天大的事!”

    “何事?”李明冲立即端正了姿势,莫非咸王让自己来问的,就是这件事?

    李明德低沉道:“楚王侧妃杜雪琴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楚王的骨血!”

    “什么?”李明冲震惊地站起身来,一脸地不敢置信:“此话是秀儿亲口所说?她是如何得知的?”

    李明德点点头,道:“是她亲眼所见,并对天起毒誓,而且秀儿是我孙女,我知道她的品行,她是不会说谎了,而且她还有证据,能揭穿此事的证据!而且大哥你想想啊,楚王那么多妻妾,这么多年为何迟迟没有子嗣?总不能所有女子都有问题吧!”

    李明冲沉默不语,他现在更加吃惊的不是这件事了,而是咸王是怎么知道这件秘辛的?细细想来,极其恐怖啊。

    而且,楚王侧妃肚中的子嗣是假的,那将来必是一把利刀,会狠狠地刺进楚王的心窝。另外,楚王的身体如果有问题,将来没有子嗣的话,那李氏门阀支持他干什么?没有子嗣传承的皇子,就算他是嫡系,陛下也不会让他继承皇位的!这可是会影响国运传承!

    “此事不可对任何人说起,你旁敲侧击地问问秀儿,除了她,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李明冲嘱咐道。

    “二弟放心,我会问清楚的!”李明德立即点头。

    李明冲心神难定,索性便回府,谁知刚到府前,府中管事就恭敬道:“老爷,礼部右侍郎崔昌文崔大人、刑部左侍郎宋慈宋大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郝云郝大人、昨日刚刚上任的兵部左侍郎郭子仪郭大人,都来府中拜见,小人不敢怠慢,请他们去了会客厅。”

    “什么?”李明冲一惊,他之前的猜测成真了,这些刚刚上任的官员竟然都是咸王的安排的心腹!而且隐蔽性做的那么多,竟然无人知晓。尤其是宋慈,做不久还和楚王一同审理了隋国公,楚王还乐呵乐呵,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

    “如此看来,凭咸王的手段,他继续在其他衙门安插心腹也都是小问题了。”

    “再加上冠军侯、镇远侯、忠勇侯,对了还有一个诸葛元霸,他已经是禁军都统了,负责京城六卫禁军,完全不逊色于忠勇侯的巡防营,等等!”

    “等等...”

    “凭陛下的谋算,岂会不知这些?但他依然任命诸葛元霸为禁军都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时,李明冲突然明白萧锐告诉他这一切,却不怕泄密的原因了!

    因为陛下啊!

    陛下啊,原来你心目中的太子之位早就心有所属!

    ......

    郝云、崔昌文、宋慈、郭子仪从李明扬的府邸离开后,便各自回府,并未去见萧锐。

    萧锐虽然没到场,但也知道场面融洽,相谈甚欢。

    这次告诉李明冲自己的力量,就是一本正经的炫耀,明目张胆的告诉他,到底嫁不嫁孙女?

    用贾诩的话来说,内阁首辅乃是所有文官最奢望的位置,李明冲能牢牢坐稳这个位置,不仅需要处理公务的才能,还要有心计,而这个位置又容易招仇恨、敌视,树敌众多,李明冲的两个儿子平庸无能,将来他若死了,谁能拯救他的子孙?

    李明德虽然是李氏门阀的族长,但他也要看李明冲的眼色,而李秀儿嫁给楚王萧一恒,就是为子孙求来的保护伞!

    一旦这个保护伞出了问题,李明冲势必要寻找新的,这是现实逼迫着他,他不得不这样做!

    所以贾诩笃信李明冲会同意婚事!

    不过接下来,萧锐并未去李府拜访,而是给李明冲留些时间,让他好好想想。

    另外萧锐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按照陛下的命令,他要去都察院担任左都御史的佐官,协助杜少年处理公务。

    所以萧锐去了都察院。

    杜少年这几日睡眠不好,自从陛下说让咸王来给自己当佐官,他就满心哀愁。咸王何许人也?抄家小狂魔,贪官克星,他来给自己当佐官,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自己才四十有三,刚刚纳了一房小妾,正举案齐眉,自己不想亡!

    “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本官有要事处理,不见客!”杜少年喝道。

    谁知门外响起了萧锐的笑声:“杜大人公务繁忙,那本王就不打扰了!”

    杜少年噌的一声站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慌忙出去打开了房门,恭敬道:“原来是抄…咸王殿下亲至,下官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杜少年何等的人物,此时差点说漏了嘴,可想而知有多忧愁。幸好脸皮厚了,脸上并不尴尬。

    萧锐拱手道:“杜大人乃是都察院之长,本官以后在大人身边做事,如果做事不周、考虑不全面,还请大人多多见谅和海涵。”

    杜少年笑道:“殿下客气了,殿下的能力有目共睹,能来都察院辅佐本官,乃是本官之幸,相信都察院上下同心协力,共同报效朝廷。”

    “哎呀,瞧瞧本官真是疏忽,殿下请屋内歇息!”

    萧锐点点头,便随杜少年进屋。

    杜少年派人请来了郝云,如今都察院一把手是杜少年,其次就是左副都御史郝云了,右都御史和右副都御史的位置暂缺。杜少年统管都察院,具体工作由郝云负责管理司务、经历、都事、照磨、司狱各司,以及各州的监察御史。

    所以杜少年笑道:“虽然殿下年前就担任殿前监察御史,但并不在都察院办公,所以对都察院的公务还不熟悉,这段时间就请郝大人为殿下介绍都察院的具体情况,先熟悉,也不着急开展公务。殿下如何呢?”

    “听从杜大人安排,本王毫无异议!”萧锐笑眯眯回应。

    杜少年欣慰地点点头,他决定采用拖字诀,拖一拖,也许咸王殿下就不那么关切都察院的政务了,到时候再让郝云找点棘手却又枯燥的事情,再消磨一番,也许咸王殿下就不想过问都察院的事情了,这岂不是美哉?

    都察院本就是众衙门心中的眼中钉肉中刺,千万不能让殿下把都察院带进火坑!

    “郝大人,一定要仔仔细细地向殿下讲解都察院的职能和公务,不要怕麻烦,越详细,殿下才能更好的发挥才干!”杜少年又看向郝云,给了他一个眼神。

    郝云用力地点点头,心中却替杜少年默哀,就算你把眼神眨成星星,这次也不能听你的话了,自己可是殿下的人啊!

    萧锐看着杜少年苦口婆心,便忍住了没笑,按照他的计划,都察院便是他强有力的踏板,是谋取大业的第二步。

    所以对不住了杜大人,人生不止诗和远方,还有苟且,你经历多了,也就习惯了。

    想到这里,萧锐说道:“杜大人,如果本王知道某个已经致仕的官员贪赃枉法、滥用职权、任人唯亲,甚至有勾结外敌,本王该怎么处置?”

    “这…”杜少年一怔,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道:“已经致仕?殿下确定已经致仕了?”

    “当然!本王巡视州府时发现的,还没来得及惩治,这不就回到了京都。如今在都察院任职,自然要问问杜大人的意思了,杜大人说不追查,那本王就将此事束之高阁!”萧锐由衷道。

    杜少年忙道:“不不不,本官的意思可不是不追查,就算致仕了,曾经任职期间犯下的罪也要追究其责任,这样才能彰显律法的公正!所以本官的意思是可以查,这样才能给文武百官更大的警醒,不要以为致仕告老还乡,就能逍遥法外!不过殿下初来都察院,还未熟悉公务,要不把此事交给郝云来查?另外,此人是谁?哪位致仕的大人?”

    杜少年生怕被萧锐阴到,所以让郝云来替他追查,如果查的人身份显赫,郝云就能注意分寸了。

    萧锐笑道:“此人已经致仕,不值一提,此事本王也赞同交给郝大人全权负责,杜大人公务繁忙,就不用操劳这些小事了。”

    郝云也笑道:“大人请放心,下官会处理好这件事,有任何情况都会向殿下、大人汇报!”

    杜少年总感觉咸王有阴谋,但是两人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要求,而且有郝云替自己把关,事后自己问问他就是了,他倒要看看咸王要查的致仕的官员到底是人物。

    “好!那就辛苦郝大人了!”杜少年笑道。

    萧锐和郝云隐晦地对视一眼。

    来,为杜少年默哀。

    这才刚刚开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