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冬笋、银鱼、鸽蛋、龙须、鹿角、麻辣活兔、塞外黄鼠、半翅鹖鸡、冰下活虾……

    虽是分餐制,然菜品之丰盛,丝毫不逊色合餐制。

    就算贾蔷在荣国府吃过不少山珍,可是贾家的伙食比起甄家来,依旧要逊色不止一筹。

    每上一道菜,在贾蔷身后专门服侍司职的婢女便会小声的对他介绍一遍菜肴的来历。

    若以上只是山珍海味,贾蔷在贾家还见识过些,那么接下来的舌尖炒榆钱,清蒸桂鱼皮、蜜酒蒸鲥鱼、酥酪假蟹等一应用工极繁,甚至到了伤天害理地步的美食,就让贾蔷真正震惊了。

    譬如那舌尖炒榆钱,用的就是当年的小公鸡,活取舌尖,再用上等的羊羔油浸春时采摘冻起的榆钱,糟润了炒熟。

    只一人份的一盘菜,就要耗费公鸡二十只……

    而清蒸桂鱼皮,则是用八两八钱重的桂鱼,每条尾鳍上鳞底下的那一小块儿鱼皮,最鲜最嫩也最脆,用玉碗清蒸,鲜美无比。

    这幅做派,莫说贾蔷,便是黛玉都瞠目结舌。

    奢靡富贵至此,已是造孽。

    甄家倒的,比贾家更不冤!

    “喂,贾蔷,在都中吃过这些么?”

    甄宝玉见贾蔷怔怔的看着几上瓷盘玉碗中的美食,不由笑道。

    贾蔷微微摇头,如实道:“未曾。”

    甄宝玉闻言愈发得意,嘲笑道:“北地侉子,见识过什么富贵?”

    一旁甄玉嬛听不下去,愠声道:“宝玉,你在胡说什么?往日里也不这样,怎连礼数都不讲了么?”

    甄宝玉闻言,撇撇嘴道:“二姐姐,你不识歹人。这小子看我们的眼神,哪有一分是恭敬的?清高傲慢之极!你跟他讲礼仪,他肚子怕是要笑你傻!”

    甄玉嬛闻言,下意识的看向贾蔷,见贾蔷满面无语之色,回过头来嗔道:“你再如此无礼,我可就恼了。”

    甄宝玉看起来还是很看重姊妹亲情的,不再挑刺,反而“热情”的给乡巴佬介绍起来,道:“贾蔷,你看看这个,这是釉彩青花绿竹盅,宋时的工艺,最是精美,便是宫里也未必有这样好的。还有这个,荷叶绿瓷盏,怎么样,用这种装龙须,是不是好看极了?还有这个,五彩春草纹茶碗……”

    高台上大人们见他如此“热情”,纷纷满意颔首,以为是个好孩子……

    贾蔷没有理会甄宝玉,目光却看向了左侧的甄玉嬛。

    甄家二姑娘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

    红楼原著里,甄家四个媳妇进贾家请安,贾母就说最喜欢这个甄家二姑娘甚好。

    如今看来,的确有温婉贤明之姿。

    甄玉嬛虽落落大方,可与贾蔷对视一眼,见其清秀俊美如斯,尤其是一双眼睛,清冷平和,似能浸透人心,俏脸上不由升起一抹红晕来。

    “别看了,我二姐姐下月就要进京,和赵国公家的小孙子成亲。听说那球攮的是个长马脸,你认得不认得?你若认得记得替我说一声,我二姐姐要是受了针鼻儿大小的委屈,我砸烂他的狗头!”

    贾蔷看了看甄宝玉有些狰狞的脸,又看了红着脸嗔怪他多嘴的甄玉嬛一眼,举杯虚邀道:“虽然我不认得,但若有机会,一定替你转达。”

    二三年内,以甄家的圣眷,甄宝玉的确有资格和一个老牌国公府的公子掰掰手腕。

    要是甄家奉圣太夫人还活着,那他和龙子龙孙摔摔跤问题都不大。

    不过眼下越猖狂,等日后清算起来,死的就越惨……

    这个混世魔王到无所谓,自己作死,顶多就是求仁得仁。

    倒是甄玉嬛这样的姑娘,可惜了。

    当然,也只是可惜,贾蔷还没资格去当救世主。

    他自己屁股下面,还坐着一座火焰山没爆发呢。

    一顿饭刚吃罢,候在外面的婆子方进来,禀道:“老太太,老爷方才打发人来传话,待老太太用完饭,请宝玉和小蔷二爷去书房说话。”

    ……

    甄家书房内。

    甄应嘉的卖相,倒是比贾政强许多。

    面貌清癯,一身儒衫,头戴璞巾,望之便是贤雅之人。

    只是,天家让甄家做的事,不是吟诗作对舞文弄墨之事啊……

    大礼见拜后,贾蔷起身,四十来许的甄应嘉再三观之,抚须笑道:“果然不愧是得遇天颜的少年俊杰!”

    贾蔷再度谦逊一礼后,目光有些疑惑的看了贾琏一眼。

    这厮到底搞的什么名堂?居然在甄家不断的替他扬名?

    莫非真被两条烤鱼给反正了?

    他隐隐有所领悟,似乎“小瞧”了贾琏心中的“格局之广”。

    在这个世道里,能容忍妻子张牙舞爪,把几个跟随数年的房里人都打发出去,他这脾气得多好。

    更别提专好别人老婆,那多浑虫的老婆,半个贾府的下人都上过了,他依旧顽的不亦乐乎。

    便是尤二姐,被贾珍、贾蓉父子都上过手,他也不在意,照样爱在心里。

    更离谱的是,尤二姐已经被收房了,一日他回来,撞见贾珍在屋子里,贾珍尚且不自在,他却好似无事人一般,大家还一起吃酒高乐,照样原谅她……

    总之,这个人的胸怀,不能以常理视之,高度怀疑患有斯德哥摩尔综合症。

    若果真如此,贾蔷觉得他看人的目光,竟不如黛玉……

    “不知哥儿遇到天颜时,圣上身边都有谁在伺候?”

    甄应嘉问了许多话后,又问出这句话来。

    贾蔷道:“是宁郡王和一内侍。”

    甄应嘉闻言,却眼睛突然一亮,颔首笑道:“宁郡王?说起来,那才是太上皇元子元孙哪。”

    此言一出,原本还比较从容的贾蔷,只觉得心底一股寒意滕然升起。

    天家的元子元孙,和百姓家所谓的长子长孙,嫡子嫡孙,是一个道理。

    都是儒家认为,血脉最纯正,最该继承财产家业的人。

    可如今的皇帝,是隆安天子啊!!

    作为天家在江南布下的耳目,居然有这等心思,是何等骇人?

    再加上一个区区五品官的家里,过的比王候还奢靡……

    甄家死的真是不冤,实在沾染不得。

    念及此,贾蔷愈发寡言少语,这让甄应嘉的谈兴大减,原本贾蔷就属于孙辈了,还这般不知奉上,也就随口说了几句,就端茶送客了。

    出了甄家书房,贾蔷、贾琏又回到萱瑞堂,辞别了甄家太夫人后,带了好些赠礼,出了甄府大宅,重回客船,顺河南下。

    草草结束了甄家之旅。

    ……

    神京都中,太平街。

    金沙帮总舵门前。

    贾珍带了几十个豪奴,还有东盛二老爷赵东林,明火执仗的打上门来,让贾芸出来见他。

    金沙帮却只走出一个洪长老,带着黑熊精一样黑粗高猛的铁牛,洪长老对贾珍道:“不巧的很,上回大爷来后,芸二爷就带着他娘去了淮安侯府住下了。大爷要是不信,可亲自进来查看。”

    贾珍闻言,看了眼他身后的铁牛,眼角抽动了下,转头对赵东林道:“即便是淮安侯府,也没有藏扣我贾家子弟的道理。走,咱们去寻他家要人!干系重大,那畜生惹下如此大祸,他就算藏到天边也没用!”

    不等赵东林开口,洪长老却又躬身笑道:“那芸二爷如今多半已经不在都中了,他要和怀远侯府的世子爷兴远往九边去,一来在那边支起烤炉,二来,到草原上多寻些母羊回来,想在通县那边捣鼓个牧场,自己饲养……”眼见贾珍和赵东林二人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他又道:“哦对了,差点忘了大事未说……芸二爷说,当初蔷二爷临走时给他的方子分两部分,各装在一个锦囊内。蔷二爷交代,若是东盛赵家拿来三万两银子,便将两个锦囊都交给赵家。若是赵家弄鬼,以奸邪手段来逼,就交一个,然后烧一个。芸二爷已经将第二个极囊烧了……不过蔷二爷当初还留下话来,说他无意与任何人为敌,包括赵家。既然恒生王家以三万两银子来买方子,赵家若少于这个数,他不好和王家交代。如果赵家有悔改之心,可派人带好银票五万两,前往扬州盐政衙门府去寻他就是。当然,去不去随赵家自己思量。”

    赵东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