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兆杰︱“莲只”其人——汪应文先生论著补考

发布时间:2020-11-03 聚合阅读:
原标题:任兆杰︱“莲只”其人——汪应文先生论著补考前排居中者为汪应文先生,合影由西华师范大学图书馆郎筠、郭明蓉两位老师提供,谨致谢忱。谢其章先生曾在《八十年前武...

原标题:任兆杰︱“莲只”其人——汪应文先生论著补考

前排居中者为汪应文先生,合影由西华师范大学图书馆郎筠、郭明蓉两位老师提供,谨致谢忱。

谢其章先生曾在《八十年前武汉的藏书家莲只》 (《上海书评》2020年4月20日)一文中指出,上世纪四十年代于重庆刊行的《今文月刊》,刊载过一组署名“莲只”且水平很高的书话文章。谢文主要介绍《今文月刊》“书林忆语”栏目下九篇文章——《谈个人集书经过》《定期刊物收集之难》《一种塞翁失马之感》《关于“一折八扣”书》《从后方参考书荒说起》《忆猎书家徐行可氏》《记武昌之旧书店区》《忆国立北平图书馆》《记袁守和先生事》,从中注意到莲只先生“对武汉的图书馆界特别熟悉”,“于图书馆学建树颇丰”,“洋墨水喝了不少”,欲知其人而未得,“希望有心人帮忙查考莲只先生的真名实姓”。

读罢此文,考据之癖顿兴。幸赖当今电子资源丰富,又有检索之便。就试着探寻“莲只先生”的庐山真面目。

首先,在“读秀”中搜索上述九篇文章,仅《记袁守和先生事》一篇有两种论著提及莲只先生其人。刘劲松《抗战时期中国图书馆界研究》 (商务印书馆,2018年)第五章第四节“国立北平图书馆”之“平馆文化价值”一节指出“1943年,汪应文总结袁同礼在图书馆事业方面的六大建树……”以莲只《记袁守和先生事》为据 (249页),则莲只先生名“汪应文”。刘劲松与张书美合撰《〈记袁守和先生事〉述评》 (《山东图书馆学刊》2019年第二期)一文,对莲只先生有一简短介绍:

“莲只”,即汪应文(1908-1991),湖北汉阳人,1935年毕业于武昌文华图书馆学专科学校,后留校任教,曾任中华图书馆协会监事、重庆《今文月刊》主编、汉口《华中日报》总主笔、总编辑及该报副刊图书与文献主编等。

由此我们对莲只先生总算有了一些了解。该文对《今文月刊》的情况有所介绍:

汪应文是《今文月刊》三大主编之一,负责“书林臆语”等栏目,另外两位主编分别为颜悉达、陈叔渠。《今文月刊》于1942年在陪都重庆创刊,内容以时政、学术、文学等方面为主,为一综合刊物。其时汪应文先生为中华图书馆协会监事,袁同礼为协会理事长。两人有一定的交集。

因谢先生文章对《今文月刊》情况未作介绍,特将刘、张文中情况抄撮于此。关于该刊还可补充一些信息。据王绿萍编著《四川报刊五十年集成:1897—1949》 (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年,639页)所载:《今文月刊》创刊于1942年10月15日,今文刊社编辑,文信书局印行。编辑者颜达、汪应文、陈叔渠、王君一,社址在庆保安路170号。该刊在封面上印有“文、散文、评论、新型综合刊物”。出1944年2月第三卷第二期终刊。中国国家图书馆、重庆市图书馆、四川大学图书馆和复旦大学图书馆皆有馆藏。

知道莲只先生原名后,在“读秀”中“书名”栏搜索“汪应文”,可以发现《汪应文论文选》一书。该书是图书馆界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所编“图书馆学论丛个人自选集”中一种,由吉林省图书馆学会、四川省图书馆学会和成都东方图书馆学研究所联合编辑,成都东方图书馆学研究所于1988年出版。书中“简介”部分对汪应文先生介绍较为详细,今迻录相关内容如下:

汪应文,男,1908年生,湖北汉阳人,教授。国立武昌中山大学文预科,武昌中华大学中文系修业。武昌文华图专校图书馆学、档案学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国立女子师范学院史地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重庆西南人民图书馆图书部主任、西南师范学院图博科教授、四川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南充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在任职期间(1941—1987)曾兼任重庆今文月刊主编、中华图书馆协会监事、汉口华中日报总主笔、总编辑及该报附刊“图书与文献主编”、四川省图书馆学会第一、第二届副理事长、第三届学术顾问、南充图书馆学会古文等职。除教课期间所编印之讲义外,曾在文华专校季刊、中华图书馆协会季刊、重庆今文月刊、华中日报附刊图书与文献上发表过图书馆学、目录学、档案学及文史方面的论著与译稿三十余篇。近年1979年至今,在南充师院学报、四川省图书馆学报、浙江图书馆学会的“图书馆研究与工作”等刊物上发表有“版本研究和目录学的关系”等论文七篇,受到国内外是重视。

《汪应文论文选》中所附作者照片及简介

此处介绍对汪应文先生的求学与任职履历、论著情况介绍较为详尽。

汪应文在文集序言中对自己的情况也作了一些介绍:

应文1933年按规定以大学修业满二年以上的资格,考入武昌文华图书馆专校本科。毕业后一直未离开图书馆。在参加此一专业课的教学中,曾编纂过一些讲义之类,教课之余亦曾写过一些论文,但均属“从书本到书本”的学问,了无新意……搜集近年论著,包括未经发表过者,共得十八篇……

自陈解放前论著“了无新意”,当然是汪先生自谦之辞。在“中国知网”查到六篇文章(即文集“简介”中提到的1979年以来论文)皆收录于论文集。在“读秀”可以查到汪应文先生曾编著《图书馆学导论》《图书馆学导论续》两种 (二书皆为“图书馆业务教材之一”,四川省图书馆学会、四川省中心图书馆委员会印行,1979年),并任《图书馆知识丛书》副主编。

学界对汪应文先生的研究还很有限(仅两篇文章及一篇硕士论文),尹吉星《汪应文先生图书分类思想研究》 (《图书馆》2012年第六期)及郭明蓉《励精图治,殚精竭虑——谈汪应文先生对南充师范学院图书馆的贡献》 (《长江丛刊》2018年第二十六期)论述了汪先生的图书馆学思想及其对图书馆的贡献。尹吉星的《汪应文图书馆学思想研究》 (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年),经过对汪应文先生之子汪时蔚及学生、同事访谈,提供了汪先生生平的更多细节:汪应文先生就读的汉阳益智中学是当时武汉地区非常有名的中学,在读期间英语成绩优秀,中学毕业后曾参加国民党举办的党员培训班,短期担任过宣传干事。在文华图书馆任职期间编写有《档案经营法》《档案编目法》《档案分类法》等讲义作为当时的教材。在重庆期间,任《今文月刊》主编并以莲只、莲支为笔名发表多篇有关读书治学的文章。

尹吉星硕士论文附有《汪应文著作表》除了列举《汪应文论文选》十八篇文章名外,还收集了《今文月刊》十七篇,《文华图书馆科学》篇,《华中日报图书与文献副刊》篇,手稿四篇,《图书馆学季刊》一篇,《中国的空军》两篇,《正中半月刊》一篇,及专著一本《图书馆学概论》。这些文章在“大成老旧刊全文数据库”和“全国报刊索引”中都可以查阅全文。对照两种数据库可知尹文所收不全,如《今文月刊》创刊号“书林臆语”有署名“莲只”的三篇:《文人学者书藏损失最为伤心》《公藏损失多由人谋不臧》《由秦至现在书有十三厄》;《今文月刊》1943年第二卷第一期《世界新秩序之伦理基础》、第四期《国父遗教的整理》。《今论衡》1938年第一卷六、七两期合刊有汪应文译美国学者W.A.Whitcomb《海原教学制》。

此外,在“全国报刊索引”中有若干著者为“应文”的文章,其中部分可能为汪应文先生所作。如《武汉学生生活素描——从星期六的轮渡说到其他》 (《社会与教育》1932年第五卷第四期)恰与汪先生工作地相合;又《抗战期间青年的读书问题》 (《中国青年》1938年第二卷二、三两期合刊)文末有“完于武昌雪天”的附注,则此二文极有可能是汪先生的作品。

从汪应文的论著中可知,除了图书馆的本业以外,他还对时局十分关怀,对空军问题也很关注。除了呼吁搜求与整理空军文献外,还提出应对空袭的补救意见。《中国战时首都档案文献》之《反轰炸》下册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261-1262页)有1940年8月发布的《重庆市空袭服务救济联合办事处服务总队为奉令转发市民汪应文所陈空袭救护补救意见的训令》,内有汪应文先生据生活经验观察所得专业且有效的改进方案。于此可见汪应文先生的家国情怀。

如果有人将汪应文先生著作及报刊杂志散见文章汇为一编,并从“读秀”搜集关于汪先生事迹的记载,既可以表达对汪先生的纪念,又可为学界研究汪应文先生的生平及其思想提供便利,实在是功德无量的善举。

对尹吉星指出的汪应文先生笔名“莲支”,笔者未能觅得此署名的文章,还望博雅君子有以教正。

附记:

谢其章先生所列九篇文章,与“大成老旧刊全文数据库”检索“作者”为“莲只”所得全同,惟若干篇名中个别文字有差,《从后方参考书荒说起》中“书荒”,电子刊作“书慌”(此为通假字或当时排印错误),《定期刊物收集之难》中“收集”,电子刊作“收藏”,《忆国立北平图书馆》中“忆”,电子刊作“怀”。电子刊显示莲只先生文章所在栏目为“书林臆语”,应是莲只先生用此命名专栏以示谦虚之意。

本文撰成后,得见《上海书评》微信公众号谢先生大作下有署名“陈思丹”的网友揭出“莲只”先生为汪应文,并据尹吉星硕士论文介绍了汪先生履历。今不敢掠美,附注于此。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