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教育创始人哽咽直播退费无果家长吐槽其在演戏

发布时间:2020-10-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优胜教育创始人哽咽直播退费无果家长吐槽其在演戏每经记者:宋可嘉每经编辑:梁枭10月21日晚上7点,带着哽咽的声音,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出现在直播间,开启了...

原标题:优胜教育创始人哽咽直播 退费无果家长吐槽其在演戏

每经记者:宋可嘉 每经编辑:梁枭

10月21日晚上7点,带着哽咽的声音,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出现在直播间,开启了一场“证明自己没有跑路”的情况沟通会。

在沟通会上,情绪几度激动流下眼泪的陈昊称自己犯了很多错误,“我以前没有像今天这样哭过,我相信可能是心里面太压抑了,觉得对不起大家。”并表示:“我活下来,我就要颠覆这个行业。”

陈昊所创立的优胜教育本拥有千余家门店、3万多名专兼职员工。近日,该机构突然发生了北京多所校区纷纷关闭、拖欠员工薪资、家长难以退费的情况,总部更是出现了无人办公的局面。

优胜教育曾在10月19日的线下家长代表沟通会上给出了一个“二次创业”的解决方案,希望家长额外给留守老师一部分课时费来维持继续上课,但未获家长同意。而在10月21日晚间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中,陈昊先是含泪讲述了疫情期间优胜教育经历资金链断裂的历程,又表示需要15天时间来改造公众号,以及在线上开通家长沟通专区解决问题,最后更怒斥了竞争对手恶意挤兑。对此,不少仍不知何时才能解决退费问题的家长在维权群里吐槽,直播只是在演戏,陈昊可以得“最佳奥斯卡”。

股权质押给上市公司 钱都用在经营上

“钱去哪了?”对于这一备受关注的问题,在直播一开场,陈昊便解释称,由于2018年、2019年优胜教育发展过快,存在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包括此前租的教学楼环境不够安全,全国50%的校区要重新选址、装修,以及担心负面,优胜教育曾开启了绿色退费通道等原因造成了资金消耗。

此外,陈昊也表示存在个人在管理和决策上的失误,造成了很多校区现金流没有以前健康。而从2019年开始,很多加盟商由于经济压力开始“甩锅”学校。

“从2018年谋求上市、谋求融资,又更加消耗了资源。”陈昊称,在2018、2019年不太好的情况下,2020年出现了疫情。而在疫情时没有实行“降薪瘦身”,并且在转线上后,“按线下授课的价格收费实在对不起家长”,因此改成了线上收费的标准。这些情况都造成了资金流失。

陈昊指出,在今年四、五月份,公司整个资金链已经陷入快要断裂的状态。“我们找到了青睐我们的上市公司,进行了签约,我们也把股权质押给了上市公司,在没有正式签约前,得到了上市公司一部分资金的资助,全部投入到了员工的发工资当中。”

陈昊所指的上市公司应为*ST金洲(000587,SZ)。今年5月,*ST金洲宣布,拟以不超过5亿元的现金(含自筹)收购陈昊等交易对手方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胜腾飞)100%股权(优胜腾飞为优胜教育运营主体)。10月21日,*ST金洲还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值得注意的是,*ST金洲自身支付和偿债能力也要打一个问号。*ST金洲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亿元至2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约21.38亿元。

事实上,上市公司的资金并没有让优胜教育力挽狂澜。陈昊表示,开始“甩锅”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之下走到了今天的局面。

“钱都用在经营上了,用在支撑这么大规模的机构。”在哽咽地讲述了自己在疫情之间的艰难历程后,陈昊一度情绪激动,并要求旁边的员工暂停下直播画面。经过平复后,陈昊公布了自己的抖音账号,并表示从10月22日开始,每天中午12点都会在抖音露面,告诉大家做了什么,怎么解决问题。

直播怒斥竞争对手 仍在规划复课

在直播开始快30分钟后,陈昊才开始讲述目前打算怎么做。他表示希望找到一些能复课的校址,并打算和老师恳谈,在保证老师有报酬的情况下进行复课。同时,陈昊呼吁投资人、加盟商低价收购优胜教育的一些校区。

此外,陈昊表示如果找不到线下复课的地方,争取线上复课,或者把剩余课时转到就近的同行机构里。“我们会尽量让家长损失降到最低。”

在员工欠薪方面,陈昊称接下来会帮员工推荐工作。“有的大型机构已经明确表示可以帮我们偿还部分欠薪,接收员工。如果实在没有地方接收的员工,只要我们活下来,我们会给出一个分期偿还欠薪的办法。”陈昊说道。

在整场直播过程中,几次出现没有声音的情况。在一次恢复声音后,陈昊对此解释,是因为突然有大量水军涌入,而这些水军来自恶意的竞争对手。随后,直播画风突变,陈昊怒斥竞争对手:“优胜如果倒下了,竞争对手你们不会好的,家长不是对优胜失去信任,而是对整个行业失去了信任,谁还会给你轻易交学费呢?所以害人之心不可有。”

一旁工作人员提醒陈昊控制情绪。几分钟后他表示,公众号需要帮助解决问题:“首先我需要15天的时间,现在需要改良优胜的公众号。”他还表示会开通家长的沟通专区,“不要再在线下排队了,线上进行更便利更快”。此外,陈昊也提及,会开通员工专区解决欠薪问题,以及合作伙伴专区解决加盟商问题。

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沟通会最终以“直播涌进来大量水军,过于卡顿”的理由结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直播结束时,直播间内有近7万人次观看,而在直播过程中还有不少人打赏,有的打赏金额达到100元。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