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到跟栾树相识相恋过程,柏林影后咏梅很坦率,汪海林害羞了

发布时间:2020-10-07 聚合阅读:
原标题:问到跟栾树相识相恋过程,柏林影后咏梅很坦率,汪海林害羞了一、在一个摇滚音乐会上,我和栾树相识汪海林:欢迎来到《四味毒叔》,今天我们请来了咏梅老师。咏梅,...

原标题:问到跟栾树相识相恋过程,柏林影后咏梅很坦率,汪海林害羞了

一、在一个摇滚音乐会上,我和栾树相识

汪海林:欢迎来到《四味毒叔》,今天我们请来了咏梅老师。咏梅,你好。

咏梅:海林老师,您好。

汪海林:您好,我们《四味毒叔》团队要求我问的问题,一般我个人不会这么八卦。大家都知道你先生是栾树,我开车的时候,车里放的音乐也老是他的。

咏梅:真的假的?

汪海林:真的。他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因为外界觉得你跟他,跟摇滚的差异还是比较大的。我们团队要求,因为我作为一个男性,我不好意思提这种问题,要求跟我们观众一起分享一下你们的爱情故事。

咏梅:从哪开始分享呢?

汪海林:先问一个性格差异的问题吧。你们差异挺大的,但是差异大不影响产生爱情对吗?

咏梅:其实爱情这个东西它是没有种族、国籍,你个人,就是怎么说,这种东西其实是没有标准的。

汪海林:甚至不需要共同爱好或者什么。

咏梅:对,就是不需要。感觉好像那一刻这个人符合你,可能因为他一个眼神,可能一句话,你就会觉得就被打动,你说不清楚这个东西。

汪海林:初次见面是怎样的情景?

咏梅:初次见面是在一个摇滚音乐会上,好像还是在火车上,我这个有点搞不清楚了。那时候我还是公司的职员,我们那公司组在成都办了一场摇滚音乐会,那时候摇滚音乐还有点半地下,但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黑豹开始已经火起来了,就开始有“穿刺行动”。但“穿刺行动”之前,他们组了一个北京的所有的摇滚乐队,好像没有崔健,但是面孔、呼吸、黑豹,包括臧天朔,还有好几支,大概有六七支这样的乐队去四川演出,去成都,坐火车那时候,卧铺,一个车厢都是我们团队。我那时候作为公司的工作人员,我也没接待,其实我是要做那边的事,但就是跟他们坐了一趟火车,好像是在那趟火车上认识了好多人。

汪海林:他们在火车上唱吗?

咏梅:不唱,他们就是聊天,有意思极了,他们就是特别有趣的人。有个性,每一个人都不一样。

汪海林:说话也特别直接。

咏梅:说话特别直接,从来不掖着藏着,我喜欢,我喜欢他们身上的那种纯粹和直接的东西,一点虚伪的东西都没有,我特别喜欢。但在这个之前,其实我对摇滚的认知从大学开始就有了,他们那时候有地下乐队,那时候外交俱乐部的演出,极小的我都去过,都看,但那时候不认识他。好像在那次就认识了很多那种面孔,讴歌他们,包括臧天朔什么都是那个时候认识的。之后有一次是在我们公司办公的宾馆,那时候公司都是在宾馆里面租办公室,那有一个卡拉OK,当时是个卡拉OK,因为他们演出找场地也是比较艰难的一件事情,好多答应了然后又反悔了,很少有人愿意提供一个晚 上的演出那样,但是可能我们当时卡拉OK的经理也是热爱摇滚的,答应了让他们在那演出。其实那次是真正的意义上跟栾树认识了、结识了。

二、一年多后,再见面是别样的心动

汪海林:然后他开始追求你?

咏梅:没有,那个时候我们都各自有各自的伴侣,男朋友女朋友各自都有的。之后是我去了深圳工作的时候,后来我给黑豹还拍了一支MV,我把这个事忘了,我最熟悉的、跟黑豹乐队最密切的接触的时候。然后我就去了深圳,在深圳工作的时候黑豹有一个“穿刺行动”,就在全国几个大城市里面有演出,那一站到深圳,我的一个朋友就打电话给我,说黑豹来演出了你知道吗?我说不知道。他说你知道我现在就在他们旁边饭桌上,我说是吗?我说你赶快让他们乐队任何一个成员过来给我接个电话。赵明义就接电话,赵明义打电话过来就说喂,谁?我说我是咏梅,我在深圳工作。他说你来玩,来看我们演出,我们今天在排练,好像是体育馆、体育场,我都忘了,就又跟栾树见面了,就这样。重点没跟你讲,我们那一次见就已经事隔一年多了,我们各自的男朋友和女朋友已经都分手了,都是单身,他那个样子就变了。他原来给我的印象就是很阳光的、很帅的一个小伙子——短发、耳环,很帅,皮衣那种的,但突然一下觉得这个人沧桑了很多,就是个男人的感觉了那样。他那时候主唱,披肩发,很酷,他换了一个人的感觉。说不清的那种东西,突然之间两个人有一种电流,说不清。

汪海林:也是一种缘分。

咏梅:这个绝对是,一种好像有人给你牵线的感觉,因为我都在深圳了,我跟摇滚都已经没什么联系了,就是这样,说不明白。

汪海林:然后王子和公主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咏梅:对,我们在努力的打造幸福的生活。

汪海林:非常好,听到这段以后我们大家都放心了,挺高兴的。有的时候是这样的,观众也好,或者说比如说您有粉丝也好,大家看到这样一个结局,好像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

咏梅:可以这么说。

汪海林:就大家都很欣慰,觉得世界很美好。咏梅跟栾树在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大家也觉得很幸福,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但是你不要有什么负担,该怎么过怎么过。

咏梅:没负担,我刚才讲了我们在打造幸福生活。

汪海林:对,他有什么不对,你该批评批评。

汪海林:很高兴今天跟咏梅聊了这么长时间,特别欢迎你来。

咏梅:特别开心。

汪海林:好,谢谢咏梅。

咏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