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更“智慧”群众得实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百城千县万村调研行”)

发布时间:2020-09-24 聚合阅读:
原标题:城市更“智慧”群众得实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百城千县万村调研行”)人均GDP2.2万美元,全市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国际级软件名城,全国云计算之城……杭州...

原标题:城市更“智慧” 群众得实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百城千县万村调研行”)

人均GDP2.2万美元,全市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国际级软件名城,全国云计算之城……杭州的“蛋糕”正越做越大。

成就令人瞩目,人民群众的幸福感也不断增强。近年来,杭州在持续推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发展成果更广泛地惠及普通群众。

“让群众更舒服,政府舍得花钱”

11时30分,下城区潮鸣街道小天竺社区,“潮邻益家”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食堂里热闹起来。

“我一日三餐都在这里吃。” 85岁的沈小花说,“政府有补贴,菜不贵。在这吃饭还有优惠,有的菜打七折。”

“潮邻益家”,由潮鸣街道投资建设,一楼提供就餐、文娱服务,二、三楼为失能失智、术后康复等有特殊需要的老人提供专业照护。

工作人员胡亮介绍,“对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的老人,我们配制了三项套餐。”

跟着胡亮,记者来到需要送餐服务的居民家中探访。客厅安装了一键呼叫器,增添了急救设备,卧室的床也做了改造,马桶旁、淋浴房增加了扶手,做了防滑处理……

“虽然改造预算提高了,但政府有补贴。”社区居委会主任刘国芳说,“让群众更舒服,政府舍得花钱。”

小天竺社区,是杭州主城区典型的老龄化小区。作为国内最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城市之一,截至2019年底,杭州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19.9%,老龄化、高龄化、失能化和空巢化等趋势明显。

近年来,杭州市将3/4的财政支出用于民生。如养老方面,杭州出台《杭州市基本养老保障办法》,将人均养老金上升至每人每月2983元,在制度建设、保障标准、覆盖面和参保率等方面都走在全国前列。

“在‘智慧城市’里生活,我们安心”

杭州高新区(滨江)综合信息指挥中心内,铺满整面墙的电子大屏上,海量数据正源源不断归集。

“这里显示的是基层治理综合信息系统。得益于数字技术的应用,一些问题可以在萌芽阶段就被处理,治理更加便捷化、更具前瞻性。”杭州高新区(滨江)政法委副书记蔡文刚介绍。

前不久,高清探头自动扫到了滨盛路上有马路破损情况,智能系统第一时间辨认后发出警告。核查无误后,信息被一键下达给城管局。按照规定,城管局需在30分钟内做出反应,并派人员前往处理。20分钟后,信息中心工作人员调动事发现场的摄像头,实时画面显示,维修人员已经到事发地开展维修。

锚定数字经济和数字治理双强这一目标,高新区(滨江)还从企业和群众“急难愁盼”的事情和政府急需解决的事情入手,不断以小切口推动大变化,探索直达基层、直达企业、直达群众的应用场景。包括警务、交通、文旅、健康等十一大系统和48个应用场景,日均数据可达8000万条以上,“城市大脑”成为杭州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利器。

9月10日上午,杭州市萧山区利华路,一名行人被撞倒,情况危急。120急救车迅速赶到现场,虽然去医院要经过20多个路口,但一路绿灯,足足省下14分钟。赶至医院,医院也早已做好手术准备。一秒钟都没耽误!

一路绿灯背后,“城市大脑”系统作用巨大。收到警情后,“城市大脑”系统进入高速运转状态,通过定位、云计算等技术,调节路口红绿灯时间,保证救护车一路绿灯通过。同时,凭借“警医联动”机制,医院也同步得到消息,手术室提前做好准备。这条新闻在网上发布后,许多人留言:在这样的“智慧城市”里生活,我们安心。

瞄准高水平小康目标,杭州近年来正以数字赋能打造新型智慧城市。通过建设“城市大脑”系统,借助卫星定位、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杭州在“数字治堵”“数字治城”“数字治疫”等实践中大显身手。

“虽然住得偏,日子过得可不差”

9月17日,坐在回家的高铁上,淳安县临岐镇临岐村村民潘克亮望着窗外,想起了儿时的回程路:大巴车、搓板路,6个小时到县城;泥巴路,转轮渡,再折腾2小时,才望见家里的土墙房。

如今,高铁从杭州到千岛湖,仅需一小时;从县城到家里,小车仅需40分钟。

临岐村以前啥光景?70岁的老支书江宣忠描述:村子“藏”在大山里,人均两分多耕地,不少人选择外出打工讨生活。

帮助偏远村同奔小康,杭州多管齐下——修公路、建高铁、配资金、谋产业。最关键的,夯实基层党组织,配齐发展带头人。

几年前,在城里当药剂师的徐晓静回村任村干部,发动部分村民种起上千亩覆盆子、前胡、山茱萸等药材。很快,人均年增收5000多元。然而,第二年,市场一变,覆盆子青干果价格直降80%。刚揣兜的钱还没焐热呢,农民急得直跺脚。

“线下价格低,走线上试试。”徐晓静不服输,想到新办法,干起“村淘”,白天跑市场寻销路,晚上在淘宝和朋友圈当“主播”。

徐晓静并非孤军奋战。镇党委也定下“岐货出山”计划,在四坪畈建设60余亩采摘示范基地,组建党员专技人才服务队,引入第三方团队研制便携的覆盆子鲜果锁鲜包装,攻克了网销储运难题。

销路渐渐打开。2019年5月,临岐村又成立专业合作社,村民们纷纷跟着干。种植中药材,年均收入2万元;在合作社兼职,每月也能挣1000多元……

临岐村的变化,是杭州农村发展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杭州市着力实施“高质量平台集聚、高速度农文旅融合、高效益动能提升、高品质田园建设、高素质主体培育、高水平科技转化”六项行动,推动低收入农户稳定增收。

2019年,杭州市农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达36255元,城乡居民收入比缩小至1.82∶1,位居全国大中城市前列。

潘克亮又在淘宝上卖了10斤覆盆子红果,净赚500多元。问他收入几何?潘克亮笑道:“虽然住得偏,日子过得可不差,现在差不多是中等的水平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