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文记忆·遇见非遗——贾氏微刻

发布时间:2020-06-10 聚合阅读:
原标题:兴文记忆·遇见非遗——贾氏微刻省级非遗——贾氏微刻传承自清末。贾宗赤的曾祖父贾汉儒(1836—1892)于清道光年间,在兴文县从事木板雕刻兼营篆刻印章,...

原标题:兴文记忆·遇见非遗——贾氏微刻

省级非遗——贾氏微刻传承自清末。贾宗赤的曾祖父贾汉儒(1836—1892)于清道光年间,在兴文县从事木板雕刻兼营篆刻印章,其所有篆刻印章均刻有边款,边款字体极小且独具风格,由此,贾氏微刻正式开宗立派;贾宗赤的爷爷贾文树(1866—1945)继承了贾汉儒的微刻技艺并单传给其第七子贾光祥(1910—1956);贾光祥(贾宗赤的父亲)自幼极喜书法篆刻,一手何(绍基)字于川南一带极负盛誉。

贾氏微刻艺术作品——缅甸金棕琥珀摆件镶金微刻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贾光祥于上海、江浙一带游历求学,因其擅长书法篆刻,对先人所创的微刻艺术有了更为精到的见解,其微刻艺术造诣日渐精进。回到四川后,贾光祥开设多家裱褙铺,沉浸于书法篆刻创作之余,时将微刻技艺之要义传授与贾宗赤。

贾宗赤微刻创作特写,摄于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

贾氏微刻的载体呈多样性,以丰富的艺术表现形式展现其极强的艺术表现力。如竹木、铜铁、金银、玉石、印石、塑料、角骨之类,较常用印章石,即寿山、青田、昌化、巴林诸石,也偶用水晶、玛瑙、玉石、象牙、牛角等。而最具贾氏微刻特征的,就是在这些载体、材质上进行包括镶嵌纯金金片等艺术再加工后进行微刻,这是贾氏微刻独特的标志性艺术形式。

贾宗赤2013年微刻作品——寿山石镶金微刻山水画。印章高6.7厘米,宽2.6厘米,刻山水画一幅,并题杜牧诗《山行》。印章镶嵌金片,长3毫米,宽2毫米,微刻相同字画。

其中,尤以印石贴金微刻最为独特。印石贴金微刻,是以独到的艺术观察力,找寻印石中有意境的画面,镶嵌金片于上并刻写与画面内容相对应的诗词文赋、古人名篇或自作诗文。名曰:“天人合一微刻赏石艺术”。情趣高雅,堪称微刻艺术及赏石文化二者兼备、别具一格的上乘之品。

镶嵌金片或在印石上贴金,都是非常工夫。为了达到微刻创作的要求,金片表面必须达到镜面般光洁。仅是打磨这一项,就足以令普通人望而却步。

贾氏微刻艺术作品—黄金版微刻三国演义

作为进行微刻创作的必须工具,贾氏微刻采用完全自制的刻笔。该工具用合金类材料进行反复打磨,由铅笔般粗细开始打磨,直至细到仅相当于头发丝的十分一,方可用作贾氏微刻的创作。

贾氏微刻多为文字之作,间或刻有山水、花鸟、人物。其代表作有:微刻黄金版《红楼梦》(该作品2010年4月获得基尼斯世界纪录);印章嵌纯金金块微刻《孙子兵法》;世界上最小的纯金金片所订成的书微刻《孙子兵法》;天然水晶印章微刻《楚辞》;天然水晶微刻奥林匹克宪章;纯金金片所订成的书微刻奥林匹克宪章;天然水晶微刻《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天然水晶微刻“三教同流”——易经、道德经、金刚经合刻(并刻有国画一幅);印石嵌金微刻“莺莺传”(西厢记)等等。

贾宗赤2009年微刻作品黄金版《红楼梦》。共120块金片,每块刻写一回,长20毫米,宽15毫米,厚1毫米。全文100万字,刻写面积160平方厘米。

贾氏微刻艺术作品—扇面象牙插屏镶金微刻《春江花月夜》

贾氏微刻艺术,是继承传统书画之精髓,通过特殊的精湛微刻技艺,将微刻艺术以独特形式表现出来。

目前其创作的作品平均密度为每平方厘米6000——10000字,最大密度的作品达到了每平方厘米70000字!这是一个在普通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的数字!

贾宗赤2004年微刻作品——巴林石天然石纹画微刻《西游记》第一回选段《猴王出世》。宽5.6厘米,高4.2厘米,约2000字。

由于贾氏微刻作品所刻文字及图画非常微小,就连一般的高倍放大镜都无法清晰地展现出作品的精妙之处。所以在欣赏贾氏微刻作品时,需要使用放大倍数较大的显微镜。

贾氏微刻,是目前世界上刻写密度最大、艺术影响力最大的微刻艺术,也是世界上唯一已经形成流派风格的微刻艺术。国家文物局原局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吕济民先生盛赞贾氏微刻:“笔法遒劲、微刻恢宏”。

贾氏微刻艺术作品—大叶紫檀镇纸镶金微刻《后赤壁赋》

2003年,贾氏微刻在“第六届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上,向世人首次公开展示其精湛的技艺和艺术魅力,获得广泛赞誉,由此改写了微刻艺术的行业标准,也由此奠定了目前贾宗赤微刻世界第一人的地位。2004年11月,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中国收藏文化博览会”上,贾氏微刻荣获“金艺奖”。

2002年,贾宗赤微刻《老子.庄子》获得微刻书法基尼斯世界之最,2010年,又以120块纯金刻写《红楼梦》全书再获基尼斯世界之最。而贾宗赤的微刻作品创基尼斯世界纪录同时又入藏故宫博物院,在中国万千艺术家中,并不多见。

贾氏微刻传承了我国古代的书画、篆刻、雕刻的综合技艺,贾氏微刻弘扬了中华民族灿烂的传统文化,让高雅独特的微刻艺术走向民间、走向大众,适应人们在今天物质生活上不断的提高,进而在精神文明方面更高层次的追求,为世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信息来源:兴文文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