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窄巷文化墙浓缩老成都往昔的缩影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0-05-06 聚合阅读:
原标题:宽窄巷文化墙浓缩老成都往昔的缩影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每个人的神往中,总有一块乐土,是前世就属于你的,那里合着你所有的节拍,哼唱如醉的心曲。无论你是传统的...

原标题:宽窄巷文化墙 浓缩老成都往昔的缩影 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

每个人的神往中,总有一块乐土,是前世就属于你的,那里合着你所有的节拍,哼唱如醉的心曲。无论你是传统的、现代的,还是时尚的、保守的,那里的每一种表情,都会在你的心里共鸣着,永久的回荡……

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成都,一座来了还想再来的城市。宽宽窄窄,红尘之外,锦里之中;平平仄仄,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到成都旅游,你可以不去武侯祠、可以不去杜甫草堂,也可以不去近郊的青城山。但你不得不去一个地方,一个可以让你置身于城市,回归于清幽,生活在古代与现代交融的古朴、典雅、浪漫与诗情意境中的宽窄巷子。

它是“这座古老又年轻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只要你愿意花时间,老成都的闲适,新成都的时尚都可以在巷子里轻易地寻觅到。 当你踩着柔软的光阴走进巷子,这里的悠闲和缓慢会让人误以为:年华忘记了更换,故事还发生在昨天。任何一个转身或者回眸,都会让你跌入老成都某段遥远的回忆里。这些古朴亲切的物象,与城市的喧闹只隔了一道音墙,就已将世俗的尘埃过滤干净……

宽窄巷子由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三条平行的街道构成。正如美国的一家杂志中写到的那样:它不仅是成都的,四川的,西部的,也是中国的,世界的。 宽窄巷子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它是成都遗留下来的一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建筑原真格局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

原来的宽窄巷子,到底什么样,我们无法想象也没有看到。有幸看到的是2008年6月“老成都的新名片,新成都的老客厅”改造工程完工后,新建成的宽窄巷子。 原有的宽窄巷子,无疑是老成都记忆深处无法抹去的一个符号;改头换面的宽窄井巷子,虽然能为成都带来知名度,吸引大量的游人,但总感觉失掉了老成都市井文化的精髓。

尽管如此,让人特别欣赏、印象最深的,还是井巷子那段400米的文化墙。 井巷子过去名为“如意胡同”,后因巷北有明德坊,又称“明德胡同”。辛亥革命后改名井巷子。据说康熙年间,大批的清军驻扎在少城内,人口的密集使得这条巷子的用水成了一个问题,于是就在巷子西口凿井取水,为驻防清军提供水源,井巷子也因此得名。

井巷子其实只有半条,它的两侧一侧是成都的新生活酒吧区,一侧是成都400米的文化墙。这是全国唯一以砖为载体的博物墙,成都历史浓缩于此。成都在重建宽窄巷子时,征集到四万块不同年代的砖,在井巷子路南侧,沿街用这些砖垒砌砖墙,砖墙中镶嵌喷绘照片,喷绘照片中又有浮雕,筑成一道展示老成都历史、文化、民俗长卷的文化墙。

在井巷子入口处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树,古树向巷子中间探着身子,树冠很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巷子口,形成了一片浓密的树荫。在古树旁边保留了一段古老历史的景观墙。每个墙垛子上刻着一段历史的记录,记载了唐建罗城从建成到毁损的一段历史。它是我国第一个以砖为载体的博物馆,一块块不同历史断面的旧砖,经过艺术的创作,垒砌成台、城、壁、道、碑、门等的成都历史文化片段,阐述着千年成都,演绎出百年历史。

文化墙的西段,从“宝墩遗城、金沙竹泥”到“羊子土坯、秦筑城廓”;从“汉砖遗风、唐建罗城”到“宋砖古道、明末毁城”,一段段老墙娓娓讲述着成都的沧桑历史。 文化墙的东段,从“巷窄回眸、夹道洗刷、公馆封门”到“街沿斗鸟、杂院堆藏,天井搓牌”;从“砖门喝茶、土墙鸡啄、砖混篾笆”到“半巷刨饭,窄巷水凼凼、宽巷暖烘烘”。每一幅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场景,都构成了老成都活生生的每一幅影像与回忆。

大家在文化墙上可以看到,昔日老成都的生活景象。“老成都”们坐在院子里三五成群,泡一杯盖碗茶,享受着柔和的阳光,翻翻报纸,摆摆龙门阵,偶尔端起茶碗扎上一口,说天到地。巷子里,等着三轮车叫卖的小贩,一车的蔬菜,雨天里卖菜人穿着雨衣穿梭于宁静的小巷,叫卖声清脆爽朗。几个老人家中屋檐下,下着象棋,逗弄笼子里的画眉鸟。街坊在巷子里走过的背影。

特别是砖墙中镶嵌的那些喷绘的黑白老照片,按照人、物、景的实际大小复制,局部以雕塑的形式出现,那些从画面中延伸出来的人物的胳膊腿,民居的房屋屋檐,鸟笼、蔬菜,以及人的形貌、神态恰到好处地与墙体和临街的马路浑然一体。仿佛回到那个时代、那个街道、那个巷子、那个院子……。

“宽窄重门”不需要高深的解读。这是一个古老的门,古老青砖堆砌的门洞有四层,在深深的门洞内有已斑驳的木门,尽显了历史的久远与神秘。门里是什么?是八旗士兵?是平民百姓?它以自己的姿态,独守着属于自己的秘密。

“老井镜像”则把古老的井台镶到了墙上,成为一面井台展览墙。井台是旧时生活的缩影。在过往的岁月中,它既是人们取水、沟通等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设置,又是邻里之间交流信息的场所。现在站在井台边,似乎还能感受到人们取水的场面。

“旗营碎影”则是将清朝康熙57年南征大军驻扎成都时,八旗军营的训练场景用浮雕的形式再现在我们眼前。

“少城家书”的邮政墙也独具匠心。书信曾经是我们的重要的通信手段,随着信息化的发展,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但是,这面墙上,一个绿色的邮筒,一辆投递员的自行车,一封镶嵌于墙上的信封与写满字的家信,也勾起了人们的许多回忆。

“旧居回响”取老成都家居生活的老物件进行重组,镶嵌于墙上,唤起对老成都生活的回忆。缝纫机,小石磨、灶台、电视、暖瓶、风扇等等,件件物品都勾起了人们对那些逝去年代的回忆。

“呼吸瓦墙”则是集古代的建筑展示与现代游戏相结合的一面墙,吸引了许多游客驻足。呼吸瓦墙,截取了老房子的一片屋顶,人轻轻靠在上面可轻陷其中,形成有趣的压印图形。在这片瓦墙的中间,演变成一个现代的游戏区。仍是瓦样的弧度,却独具匠心的把瓦换成了可抽拉的铁棍,这些铁棍如铅笔粗细,抽出来,可以随心所欲的摆成自己喜欢的字及图案。很多人在此驻足,拍照留念。

虽然也有人尖锐地指出,宽窄巷子最多不过是一张“老成都”历史文化的画皮,而其间的精髓早已荡然无存,但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最成都的市井气息。

历史的车轮永远毂毂向前,总有一些东西消逝,也总有一些东西会新生。每一个人,每一次经历,都会是大不同的,就如同当初流落中堕落的八旗子弟。他们之中也不乏优秀的佼佼者清者自清,脱颖而出,一路风雨走到了今天。探寻他们由盛而衰的故事,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些巷子深处的沧桑巨变。

行走在文化墙前,恍如游走在时间的长河里。古与今,古韵与时尚,梦幻般地交替呈现,让你惊喜感动,心潮澎湃。 走出宽窄巷子,夕阳已落,巷子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历史的记忆仍然绵延。难忘的历史,难忘的生活,难忘宽窄巷子。感叹成都人非常有创意的把古老的历史定格在了墙上,整个街道的墙壁,每一处都是一个景点,一个故事,一段记忆。